<u id="dtjrr"><nav id="dtjrr"></nav></u>

    <sub id="dtjrr"><listing id="dtjrr"></listing></sub>
  1. <nav id="dtjrr"><code id="dtjrr"><meter id="dtjrr"></meter></code></nav>
    <nav id="dtjrr"></nav>
      <em id="dtjrr"><span id="dtjrr"></span></em>

      <nav id="dtjrr"><address id="dtjrr"></address></nav>
      1. 獵頭視角:新形勢下互聯網人何去何從?

        人才招聘互聯網

        04-18 16:21

        最近,知乎一條提問引發了網友關注——“2022 年互聯網大廠都在集中裁員,是什么原因導致的?”可以說,無論有無關注互聯網行業的人都會有個感知,互聯網今年很難。

        在當前降本增效大趨勢下,大規模的人員優化背后,互聯網人何去何從?企業和個人如何發展?了解市場背后原理、透過現象看本質、觀勢觀薪提前布局,本期訪談我們邀請了科銳國際獵頭公司互聯網團隊負責人Joe,以其十余年互聯網行業資深獵頭經驗,聊一聊新形勢下互聯網行業有哪些新變化、對從業者的挑戰與機遇。

        以下為訪談內容摘錄:

        互聯網行業現狀、未來路在何方?

        互聯網作為熱門行業,在經歷了過去紅利爆發與高歌猛進式增長后,隨著政策發力、監管常態化,“只看流量紅利”的時代早就一去不復返。

        以往,互聯網行業幾乎信奉“增長解決一切”,規模效應野蠻生長。不同于硬科技行業產出一些核心價值,傳統互聯網行業解決的主要是效率問題,互聯網很大概率上容易打著科技創新招牌而實現泡沫發展。因此大方向上,期待未來的調整期后,互聯網平臺能夠搭臺唱戲,扶持中小型企業在供給側的改革,在效率上讓大家更好是一個大趨勢。

        在流量增長見頂、平臺反壟斷、經濟結構調整等因素驅動下,此時的互聯網企業大動作頻頻:無論是砍掉一些業務方向,更聚焦核心業務;還是降低人力資源成本,大規模裁員甚至部門為單位的解散;又或者是在金三銀四招聘計劃收縮,創互聯網招聘近三年增速新低...這些都意味著互聯網邁入了全面調整的新階段,傳統互聯網將由增量市場進入存量市場,更注重精細化運營,迫切求轉型將是大勢所趨。

        如果說,2021年的政策對于互聯網的調控已經到了深水區,重點調整行業包括在線教育、游戲、服務類平臺等。而2022年這個趨勢仍然在延續,當下諸如泛娛樂、直播等是互聯網裁員的“重災區”。

        國家“十四五”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就“加快數字化發展,建設數字中國”進行了系統謀劃和全面部署。行業角度上,互聯網行業正在從單一的粗放型增長,轉向“脫虛向實”的高質量可持續發展階段。今后虛擬經濟去泡沫化,與實體經濟有機融合、推動有序發展是大趨勢。

        產業互聯網打開了行業發展的新時代。抓住產業互聯網發展機遇,通過多方手段賦能中小型企業發展,如整合資源、打通供應鏈等,帶動產業成長,推動實體經濟朝著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。接下來的熱門行業板塊,在大科技的范疇下,智能制造、芯片行業、自動駕駛、智慧城市等領域可以說是重點中的重點。而對應的實際應用,如C++、嵌入式、視覺圖像語音算法、to B的產品、數據等方向今后也將會非常熱門。

        大優化潮來臨,人員心態應對?

        互聯網尤其是大廠,從盲目擴張到回歸理性發展,將成為接下來的主基調。業務的收縮、結構的調整,以及不同類型的優化裁員,都是備受關注、熱議的話題。以目前的趨勢來說,令人無奈的是,不論是大廠、中小企業在裁員的動作上保持一致,只是比例和程度不同。接下來的招聘,將會更追求高標準,在HC的數量上也會更嚴苛。

        在此背景下,互聯網從業者的心態上大致發生以下幾種變化:
        第一種主動求變,已經跳槽到信息行業類型公司,比如新能源汽車、自動駕駛、to B的企業級服務行業等;
        第二種不想變動,可能是對市場形勢把握不夠自信,哪怕卷些、累些也不想變動;
        第四種求穩,追求去國企或事業單位等“鐵飯碗”崗位。

        招聘難度加大,對企業的挑戰

        互聯網屬于信息化非常強的行業,對企業招聘的挑戰主要集中在以下幾點:

        第一、對于互聯網大廠,人員的結構調整優化,解散績效差或不賺錢的項目。那么接下來他們的招聘,將格外考察崗位候選人的綜合素質,對招聘需求非常高。尤其是高端和緊缺的崗位,可能采用獵頭招聘的方式,與市面上很多獵頭公司在合作,但受制于大廠自身簡歷數據庫十分強大、簡歷查重率十分高的影響,十分考驗獵頭的訪尋能力。而且,隨著大廠的供應商合作預算的收縮,對于互聯網企業如何篩選專業至上的獵頭服務機構,提出了新的挑戰。

        第二,互聯網公司搶人的白熱化,優秀人才不缺機會。首先,越優秀的候選人,跳槽的謹慎程度很高,在市面上的活躍度普遍比較低,不是一般的企業HR能找得到的;然后,同一位候選人手里可能拿著好幾個Offer,因此互聯網大廠如何凸顯自己的優勢,把優勢精準、恰如其分地傳達給候選人,再借助獵頭充當的橋梁角色,溝通候選人選擇某家公司的Offer是一個難點。

        第三、接下來互聯網公司的精細化運營程度會更高,發展會越來越成熟,對用人的標準更嚴、考核點更加苛刻,對所需要人才的畫像更加清晰。這對于企業HR及參與招聘的成員,企業與獵頭的合作深度等都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        35歲職場危機,獵頭角度如何看待?

        “35歲職場危機”是各大社交媒體經常會宣揚的一個點,是販賣焦慮還是真的存在?Joe認為,以其十余年互聯網行業獵頭的經驗和認知來說,從大趨勢來看,“35歲職場危機”是存在于互聯網特定階段的情況,不會是常態。

        在過去互聯網跑馬圈地的階段,時間就是金錢,確實需要沖勁更強、體力更好、學習力等各方面更佳的年輕人。而隨著互聯網行業到了成熟期、精細化運營時代,從前追求的堆人堆量、節奏快不快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,更重要的是能把業務精細化做好、在做事方面夠不夠扎實,以及候選人的專業能力、成熟度、溝通能力、管理能力等,復合型人才、一專多能人才等,都是需要時間累積與經驗沉淀的。因此整體來說,現在很多傳統企業、數字化轉型公司、新科技公司,對于候選人年齡的包容度要比之前好很多。

        放眼才剛過去的互聯網大廠們財報,在當前的歷史節點,從相當一致的對外口徑能看出,一個舊的互聯網黃金時代或許接近落幕了。未來,互聯網行業在保持與宏觀趨勢共振的前提下,面對市場又會有哪些新業態、新模式、新故事?互聯網行業的趨勢與人才薪酬還將呈現怎樣的新變化?我們會保持關注。但在眾多變化中,有一點是不變的,即互聯網企業和從業人員,都需要修煉內功以抵抗風險。期待在秩序和邏輯重建后,互聯網行業將穿越周期,邁向新的繁榮,拭目以待。



        科銳國際
        科銳國際是領先的以技術驅動的整體人才解決方案服務商,也是國內首家登陸A股的人力資源服務企業(300662.SZ),目前在中國、印度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美國、英國、澳大利亞、荷蘭等全球市場擁有114家分支機構,3,100余名專業招聘顧問及技術人員,在20+個細分行業及領域為客戶提供中高端人才訪尋、招聘流程外包、靈活用工、人力資源咨詢、培訓與發展、薪稅外包等人力資源全產業鏈服務,同時提供一體化SaaS云產品、垂直招聘平臺、人力資源產業互聯平臺及人才大腦平臺。通過構建“技術+平臺+服務”的商業模式,打造產業互聯生態,為企業人才配置與業務發展提供一體化支撐,為區域引才就業與產才融合提供全鏈條賦能。2020年,共服務超過5,300家外資/合資企業、快速成長型民營企業以及政府/事業單位/央國企/非營利性組織,成功推薦中高端管理及專業技術崗位人員25,000余名,靈活用工累計派出190,000余人次,聚合合作伙伴近3,500家。

        2021科銳國際全球服務網絡

        日本成本人H动漫无码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电影影院 - 品赏网